凯鱼QWQ@今天写道魔了吗

禁止无授权转载。
Ryu邪道长♡
会放在这里的东西:Ryu魔/陆散/P芬/12M/道all兽。
详情见置顶

沙雕发言

说真的如果真搞出来群名要叫什么,魔兽争爸吗【闭嘴吧你】

占tag致歉orz
说认真的,想搞一个道魔群没事唠嗑投喂一起咕咕咕(???)
所以如果搞了有人来吗
别真的出现个位数面面相觑这种啊喂x

所以暗搓搓做一个调查,等到这条底下有十个(?????)不同旁友回复的时候试着搞一下
……对不起就是这么没追求x

【道魔】归处(一)

更新以示没有爬墙

CP:Ryu邪道长 x 三千宫魔王

归档

这不是新坑

对,不要怀疑,这篇不是新坑

并且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看过同世界观的某篇

笔者的日常:OOC,渣文笔,逻辑性混乱,短小

以下正文


……


  “宝贝你这带不动的啊——”男人手指飞速跃动在键盘上打出一套连招,看自己叫着的人再次角色形象灰了一片,“哇真的是…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。”叼紧了口中的烟扔过去个复活币。 

   

  “谢了。”屏幕左下角出现一排白色的小字,对方复活后并没有立刻再次行动,而是抬手给自己加了个治疗。毕竟就算是复活后血量也才刚刚到百分之八十的线,保证个准备充足还是要的...

对,我诚挚邀请首页所有吃织达组并且能接受虐的朋友去看雪山密室。
神作级别的剧情,完全当小说看的。

【Odate CoC】未至(上)

雪山密室这个tag真的除了笔者就快一年都没有更新了啊?!

对不起翻文档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极点圈

由织达组CoC《雪山密室》衍生的三次创作

白山邦永-鹤丸国永 

台田光忠-烛台切光忠 

栗田宏光-大俱利伽罗 

早部纯-压切长谷部

雪山四人组,有早白友情向成分

归档

求…求吃安利_(:з」∠)_雪山密室圈好冷……

雪山密室n站本家:mylist/50690951

b站搬运:av3449798

去年的我:18年十篇雪山相关

今年的我:告辞jpg

笔者的日常:OOC,渣文笔,逻辑性混乱,短小

以下正文


……


  下雪了。 ...

自家Redemption道魔线里的一个废弃情节,摸了一下

改的太多完全不担心剧透(……)

好,这是第二张画面里没有道长的道魔(……)丢脸了丢脸了

嵌字要人老命

【道魔】顾念(上)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?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?

CP:Ryu邪道长 x 三千宫魔王

归档

终于又写主线了,真不容易

谢谢笙老师坚持不懈的盯梢bushi

笔者的日常:OOC,渣文笔,逻辑性混乱,短小

以下正文


——


  正值六月初,天气相比先前时日闷热了不少,阳光直直射在各处地方,有些燥得烦心。知了不厌其烦还躲在哪个阴暗处嚷嚷着,略微吵得过头了。


  魔王怔愣着缩起身抱紧了自己的小腿,窝在床上用身旁的被子包裹住自己全身,硬是窝出了一大团不太光滑的布团在上边。


  这会是周六,清晨的露水尚未完全消逝,打在草叶上地上打的湿哒哒一片。窗户半开着,渗进...

【道兽】这一定是某种意义上的日常

假道兽,真沙雕

CP:Ryu邪道长 x Ryu邪道长

归档

笔者的日常:OOC,渣文笔,逻辑性混乱,短小

以下正文


——


 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。

  

  人兽静静趴在床上,笔记本电脑横在面前,熟练的技能读条放出去,熟练的收了尸操控着屏幕上的角色转身。

  

  道长静静趴在床上,窝在人兽的身体里边,沉默着看后者打着游戏,顺带还嚼着哪里来的名为晚饭实则夜宵。

  

  外卖盒子跟塑料袋零乱的掉在床铺四周,各类饮料混合着食物的香气,飘荡在狭小的屋内,着实生活气息。

  

  “人兽。”

  

  道长默默凝视,然后开了口。

 ...

【论坛体】好像跟对象陷入冷战了怎么办(后日谈)

对不起这个坑要猜太为难人了pei

CP:Ryu邪道长 x 三千宫魔王

归档

因为完结篇太沙雕而有的后日谈(???)

渐渐脱离论坛体的轨道

前篇

笔者的日常:OOC,渣文笔,逻辑性混乱

以下正文


——


  邪道长靠在枕头上,怔愣地望着天花板。他这会还窝在被子里头,先前空调男人开到了16度,这下已是电器停止工作也足矣,有些发冷。

  

  正值入秋一段时间,落叶打在窗户上头,略吵。魔王不在家里,他那头貌似是有点什么事情,邪道长估摸着对方这一时半会的也回不来。

  

  昨晚他俩还几乎是彻夜未眠,真亏得自己那个倔强的恋人还有余力,能够支撑着青年就这么带着残留的感觉跑...

【晏华生贺】让晏华好好过生日的正确操作

我现场笑傻
晏华先生祝生日快乐!

灵灵灵灵魄:

·是和亲友 @凯鱼QWQ@今天写道魔了吗 的合作生贺,后半段又傻又难看的是我写的()
·梗源交界都市来信处
·ooc有,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

  已渐渐入秋的天比前些日子凉爽了些许,只不过也并未有多少区别,该热的时候依旧是热。这会正是午后,阳光打在地上,有些过于刺眼了。

  像这种时候中央庭里有配备空调什么的就非常贴心啦,我们的鬼牌小姐悠闲坐在待客室的沙发上边如是道。

  神官先生在另一边表示同意。

  “……诶,话说回来不良神官为什么会在这里啊。”

  “现在才问?!还有谁...